盛通彩票 > 公益新闻 > 正文

山村摇滚少年的夏天

2020年08月31日 07:50   来源:解放日报   

  本报记者 郑子愚

  贵州屋脊六盘水市海嘎村,海拔超过2500米。8月19日晚8时,摇滚乐在山区回荡。

  村里海嘎小学的操场上,正在举办一场现场直播的摇滚演唱会,主角是本校的11个女生。国内知名乐队新裤子是她们的特别嘉宾。专业的乐器音响、浩大的直播团队,舞台上下如梦幻一般。虽然女孩们的表现算不上完美,但现场气氛高潮迭起。90分钟的演唱会,140多万人次观看网络直播。

  这个暑假,海嘎小学耀眼得令人艳羡。然而,仅仅在几年前,这所小学只有一名老师和十来个学生,由于条件差、缺水,留不住老师,小学濒临关闭。是摇滚,激活了大山里的小学,还有小学里的孩子们。

  多一个S是融入他们

  8月19日上午,三个乐队姑娘在新校舍外墙涂鸦边画上了一个摇滚手势。演唱会还有10小时就会开场,所有入场观众都会经过这个涂鸦墙。

  山里下起了雨,气温二十几度。海嘎小学特岗教师顾亚担心她们着凉,想把她们赶进到室内。女孩们不依,继续给涂鸦上的吉他图案上色。每人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,有说有笑。“mussic rock”的字样赫然涂在墙上。外人不解:“music是不是拼错了?”“没错。music就是乐队的五人;多了一个s,是老师的意思。意思是,融入他们。”顾亚说。

  现在的海嘎小学有三栋两层楼的教学楼,12名教师,108个学生。2018年下半年,海嘎小学第一支摇滚乐队成立了,起名遇乐队,由五个女孩组成——主唱晏兴丽,吉他手龙梦、李美银,贝斯手罗春梅,鼓手罗丽欣。2019年下半年,小学有了第二支摇滚乐队,取名未知少年,意为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主唱晏兴雨,吉他手熊婷、龙娇,贝斯手熊秋花,鼓手黄玉梅。熊会是第三支乐队的主唱。

  如果不是特岗教师顾亚,这些山村小学的姑娘很难与摇滚乐队联系在一起。

  2016年,海嘎小学还不是完小,高年级学生不得不转学下山。下山路弯弯绕绕,来回要走三四个小时。如果想少走点路,家里得腾出一个劳动力,还要花一大笔钱在山下租房,因此学生下山读书的热情不高。

  开学前,顾亚和校长郑龙,以及另几位老师挨个到访村里160户有学龄儿童的家庭。老师们从山下来到海嘎小学,想把这里升级为完小,以便孩子们就近读完小学。郑龙记得,一个女孩的爸爸开玩笑说,如果你们坚持不下去,我就把小孩背到你们家里,让你们教。和很多家长一样,他害怕年轻特岗老师在山上待不久,到头来还得让孩子转学下山。“我们保证不离开!”老师们不知把这句话重复了多少遍。

  2016年9月,新学年开学,海嘎小学迎来了70名学生。孩子比老师们想象中要害羞得多,不敢与生人互动,但孩子们天性好奇。偶然一次,顾亚在办公室里弹吉他,孩子们悄悄趴在窗台上偷看。他干脆挑了几个同学,开始指导弹琴,“孩子们对乐器很期待,接受度很高”。

  孩子们手捧乐器,眼里有光。一开始,学校缺琴少鼓,教学有难度。郑龙了解情况后,找到兄弟学校,开门见山借乐器。从这个学校借到一个鼓,那个学校拿来一把闲置的吉他,一批乐器很快到了海嘎小学。

  只要想学,任何一个学生都能拿起自己喜欢的乐器。每天中午是孩子们练琴的时间,操场上少了一些追逐打闹,多了三五成群玩乐器的学生。转眼间,上山后的第一个儿童节到了,孩子们在顾亚的指导下,合奏了第一首歌《送别》,效果不错。顾亚摄录孩子们的演出,发在了朋友圈。2017年9月开始,音乐同好们和不少公益组织陆续捐助乐器。目前,学校里吉他、贝斯、尤克里里、手鼓等乐器总数超过200件。顾亚教尤克里里和贝斯,校长郑龙教手鼓,另一位老师教架子鼓和吉他。

  有了音乐,孩子们变得开朗。晏兴丽和顾亚刚认识时,是个连老师来家访都会害怕的女生。2016年开学后,顾亚和郑龙来晏兴丽、晏兴雨姐妹俩家中家访。父母下山打短工,姐妹俩家中有些凌乱。顾亚主动帮姐妹俩收拾起屋子,边收拾还边打趣说,再不好好整理,老师就天天来。郑龙在一边偷笑,晏兴丽好像被吓住了,低着头坐在一旁,一动不敢动。现在,晏兴丽在舞台上能放得开,在舞台下也是个开心果,甚至偶尔会捉弄一下顾亚。

  摇滚带来转变,女孩们也感受得到。

  摇滚是成长中的一部分

  8月19日饭后,淋了雨的女孩们不愿意喝姜汤,嬉笑着跑进排练室。下午2时,是演唱会最后一次联排。走廊上候场的学生,有的摇头晃脑敲着手鼓复习节拍,有的围拢聊天,还有的拽着气球追逐打闹。丝毫看不出,这是一群即将为百万观众演出的孩子。

  倒是顾亚有些忐忑,担心晚上要是下雨可怎么办。趁着联排前,他给11个女孩中年龄最小的熊会指导台上动作,他怕没有舞台经验的熊会会怯场,还给她说起自己初次登台表演的故事。其实,这群孩子从今年7月下旬开始就在密集训练,乐队成员已能默写出演唱会的节目单。7月25日,乐队成员还与痛仰乐队同台演出,舞台经验也可谓丰富。

  联排挺顺利,孩子们没忘掉舞台动作,顾亚放心了,便催促孩子们化妆吃饭。可调皮的孩子们早不见了踪影。趁着间隙,她们在排练室里跳起皮筋,顾亚找到他们,扮鬼脸“凶”他们。

  与此时的淡定相比,遇乐队成团排练之初,五个女孩有些木讷,表演时就在台上杵着。乐队起名字的时候,顾亚提议“五棵木桩桩”。女孩们觉得这个名字太土,当即反对。经过一晚上的思考,五个女孩为乐队起名“遇乐队”,意思是“很幸运地遇到了顾亚这样的老师们”。

  李梦银初学吉他,没几天手上就起了水泡,可她听说顾亚会教他们弹唱《歌声与微笑》,便咬牙坚持下来。要问乐队怎么都由女生组成,五个姑娘的回答很统一:男生吃不起苦。顾亚倒有自己的想法,一方面,顾亚希望组乐队不会影响课业,便从学习成绩较好的学生中挑选成员;另一方面,他为乐队找了现场演出的机会,也想着让孩子们走出大山看看,性别统一,方便管理。

  下山演出,孩子们演出的第一课是面对台下观众。彩排时,顾亚看到五个女孩又像五棵木桩桩一样,在台上干巴巴地站着,紧张得把动作忘得精光。演出时,顾亚站在离舞台最远的后排,捂着眼睛,“不敢看。心里想着,可能要砸了。”到乐曲高潮部分,主唱晏兴丽跟随音乐晃动身体,沉浸于音乐;两名吉他手突然伸脚踩在台前音响上,台风霸气。“这动作,我还没教过她们。是她们自己商量的。”舞台效果“炸裂”,顾亚惊喜不已。

  这时候,短视频平台渐渐风靡,顾亚也会把孩子们玩音乐的视频发布到网上,不少热心人士点赞。

  今年6月,微博上出现一段海嘎小学孩子们演唱《为你唱首歌》的视频。《为你唱首歌》的原作者痛仰乐队不仅转发了视频,还附言“希望有机会也能为你们唱首歌”。视频在某短视频平台首发,很快蹿上微博热搜榜。这两支学生摇滚乐队火了,很快就有平台找到顾亚,想给孩子们在暑期办演唱会。

  遇乐队成员于2019年毕业,也是海嘎小学创办以来的第一批毕业生,乐队成员上了初中,聚起来玩摇滚的机会少了;未知少年乐队成员于今年毕业,因为疫情也没下山演出的机会;第三支乐队还没有命名,只有主唱熊会一人。斟酌再三,顾亚把女孩们召集起来,想给她们编织一个最美的夏天。

  “他们不比城里小孩差,只是缺了平台。”郑龙说。短短几年的教学,海嘎小学的总体成绩从镇上11所小学中的垫底,跃居到第三名。遇乐队的鼓手罗丽欣的成绩是全镇第二,被称为“学霸鼓手”。罗丽欣的父亲是女儿头号粉丝,他很少错过女儿的演出。“我自己也是喜欢音乐,放牛的时候也会唱两句山歌。”罗丽欣的父亲会把女儿演出的视频拍下来,放牛时候还会回味视频,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“有什么梦想吗?”这是孩子们近日被反复问到的问题。11个姑娘中,有人想当老师,有人想当歌手,有人想当服装设计师……演出现场,女孩们被问及梦想,其中两个女孩的梦想是做摄影师,因为她们刚刚见识了随新裤子乐队一同上山的专业摄影师。“摇滚是你们成长过程中一部分,不是全部。要做自己,要开心。”顾亚说。

  再见是为了“更大的舞台”

  8月19日晚8时,演出准时开始。天公作美,雨停了。遇乐队和未知少年乐队分别登台表演了《歌声与微笑》《童年》《平凡之路》等歌曲。歌曲间歇,未知少年乐队和新裤子乐队成员们穿着白色卫衣站在了一起,每件衣服上都有一幅手绘。主唱晏兴雨、吉他手熊婷给新裤子乐队彭磊衣服上画了兔子和大树,她们希望新裤子成员像兔子一样开开心心,像大树一样成长。彭磊则画给孩子们一只弹吉他的猫和一只唱歌的鸭子,寓意“要唱得响亮”。鼓手徐彪给鼓手黄玉梅画了个鼓,黄玉梅则画了个谱子。

  新裤子乐队与两支乐队分别合唱了《最后的乐队》和《你要跳舞吗》。遇乐队主唱晏兴丽与新裤子乐队同台,站在彭磊右手边,脚踩着拍子,深情演唱,气场不逊专业歌手。

  孩子们也给顾亚准备了个小惊喜。顾亚在舞台上演唱《再见》——“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,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,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。”此歌唱罢,五个女生站在旧校舍二楼的办公室门前走廊,向着顾亚大声叫喊:“顾老师,谢谢您!”顾亚抿着嘴,心有感动。

  海嘎小学上空烟花绽放,演出结束。“这次演唱会是孩子们见过最棒的舞台,并且是真正属于他们的舞台。”顾亚说。

  夜深了,大山安静了下来。乐队的几个女生不愿回家,借用了顾亚搭在校舍的帐篷里,好像有说不完的话。她们上初中以后,课业繁重。这次演唱会后,或许要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儿一起玩摇滚。

  原本玩摇滚也只是为了开心,顾亚和女孩们根本没想过会火。因为火了以后,意想不到的麻烦也会随之而来。2018年底,乐队受邀到天津录制节目,由顾亚和郑龙带队,这是乐队把歌声带到最远的一次。节目录制中,乐队成员穿着民族服饰,女孩感激学校老师的付出纷纷掉泪,并与顾亚拥抱,把后脑勺留给了拍摄特写的机位。“卡!”导演喊停想重拍这个场景,顾亚和郑龙都觉得矫情,摆手谢绝。事后,他俩达成共识,这类活动尽量少参加。

  顾亚更头疼的,是他看到网上纷飞的评论中夹杂着恶评:这样对学生的成长不好、老师博出位利用学生赚钱、这是最差的现场。顾亚把这些评论藏了起来,不让学生们看到。他对孩子们说:“这个火热的暑假只是你们人生的开始,未来还有更大的舞台。”

  海嘎小学操场上的舞台正在拆卸,两吨重的音乐设备也正离开海嘎小学。尚未竣工的新校舍里,当地工人们紧锣密鼓地铺设地板,需赶在开学前完工。前一天,还有两三百人的校园,已变得空空荡荡,一如一个暑假校园该有的样子。

  旧校舍里,办公室旁,那间摆放着乐器的教室,未落灰尘,安静得很。


(责任编辑 :韩璐)

分享到:
35。1K
·延深阅读
亚洲彩票app 六合在线 亚洲彩票app 六合在线 优优彩票官网 乐盈彩票平台 盛通彩票注册 乐盈彩票平台 盛通彩票登陆 诚立荣鼎信誉天下